内容

      
  《军魂网》不是涉军群体的救世主
       丘华群是人,不是神,更不是什么救世主。具了解他就是一个商人,商人追求的什么?赚钱。只不过丘华群是一个很有头脑很有心计的商人,不得不佩服他有很敏锐的捕捉商机的能力。
      丘华群1999年下岗失业后,自主创业一直在互联网行业打拼,并且在行业内还有所建树,有的“成就”还得到了一些政府部门的“青睐”,地位不断提升,正因为如此,丘华群也由一个下岗失业人员变成了什么“丘总”,还真是了得。最让大家“佩服”的还是丘华群洞察到近几年涉军群体维权诉求日益增多,这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绝对是一个好的商机。于是就打着涉军的旗号,披着为涉军群体正义发声的外衣,创办了《军魂网》,并抓住烈属退役老兵们重情重义、人老怀旧的心理,卖一些酒呀衣呀的纪念品,估计也因此赚得不少。这还不算,丘华群做得最好也是发挥得最为淋漓尽至的就是他利用所赚涉军群体的钱,以《军魂网》的名誉做了几件维护烈属权益的事(估计用钱也不是很多),发表了一些涉军群体的呼吁。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之所以这样做,其目的是为了吸引人的眼球,增加大家对《军魂网》的关注量,好一下子就把《军魂网》变成了公益性平台(实际上是一个经商的平台),扩大自己在政府和涉军群体中的影响力。丘华群所做的实际上就是一种商业投资行为,还是蛮有心计的。
      商人就是商人,商界就有竟争,你丘华群也毫不例外地要面临竟争。前几年,《军魂网》和参战老兵董贵生之间闹得沸沸扬扬,为什么?不外乎就是因为董贵生所从事的关爱烈属等公益事业已经进入了丘华群所从事的领域,严重地威胁到《军魂网》的生存。丘华群绝对不允许董贵生来抢了自己的风头,于是《军魂网》就对董贵生发出不同的声音,不断炒作。这也引起了退役军人的不满,《军魂网》也招来全国部分参战老兵的愤怒声讨。
     前几天,某烈士妹妹为追溯父母生前的烈属定期抚恤金待遇,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发贴寻求烈属和两参老兵的关注和声援,虽然贴子写得不怎么好,不知道人家诉求关你什么事?但同样又遭到你丘华群的猛烈抨击。为什么?究其原因是你怕看到此事得到解决,如果此事得到解决,那你自认的涉军群体代言人地位就没有了,谁还会求你丘华群帮忙在《军魂网》上发声?你的利益从何而来?毋用质疑,广大的两参老兵不是小孩,都是一些有独立思想的人,是非曲折都能判断,谁也绑架不了,谁也无法绑架:共产党的政府是讲理的,谁也不敢要挟,谁也无法要挟。为了瓦解此事,你又是不择手段,居然还用上“绑架两参战老兵要挟政府”这样的标题来撰文,这不是明显地在挑拨离间烈属与两参老兵、政府三者之间的关系吗?这难道不是一些境外反华势力最希望看到的吗?照你这样说,你以前在《军魂网》的一些发声也应该算是要挟政府吧?
     这位烈士妹妹是否有权追溯父母生母生前的烈属定期抚恤金待遇,该烈士父母生前该不该享受定期抚恤金待遇,不是你丘华群说了就算,而是要由政府部门来裁定,应当按照当时的民发(1980)37号文件这一针对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牺烈士家属定期定量补助的专门性文件来定。你的一些言论确实不能让信服,居然还用什么“人死如灯灭”、“罪犯死后不追究”来佐证你的一些谬论,站得住脚吗?真是可笑之极。照你所说,难道我党历史上平反的一些冤假错案因人死了就不平反了吗?“军中大老虎”徐才厚在审查期间病死在狱中,就不定他的罪了吗?……。这不是一派胡言吗?
     实事求是地说,丘华群和杨柳二人近几天针对这位烈士妹妹诉求贴子,写的那几篇文章真不怎么样,从论点、论据、论证上看都不充分,根本站不住脚,也说服不了人。并且你们还犯了一忌,那就是你们的一些言论已经招惹到广大烈属和两参老兵,伤害了他们的感情。所以招来大家对你的口诛笔伐。真是活该!
      面对今后烈属及其他涉军群体的诉求,奉劝你邱华群再也不要写什么这些文章博人眼球了,我们也不需要你的关注和帮助,你就是一个商人,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有商业目的的,你不是我们的什么救世主,你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要真是你能把地方涉军问题都解决好!国家就不用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了。
奉劝你,如果你的《军魂网》实在维系不下去了,就趁早考虑转型吧!也不要再想着打涉军群体的主意了,因为我们已经彻底地看透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内容声明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本站文章均为网上收集,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
  •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