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9月15日,悦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悦康药业”)将科创板上会。

  IPO日报发现,悦康药业的“兄弟”企业在“巨亏”的背景下,仍将多数的产品卖给悦康药业。另外这家“兄弟”企业还有行贿前科。

  研发费用率较低

  据了解,悦康药业近年来的主营业务主要集中在心脑血管药物、消化系统药物、糖尿病用药以及抗感染药物等。公司具备注射液、冻干粉针剂、片剂、胶囊剂等多种剂型以及部分原料药的生产能力。

  2017年至2019年,悦康药业的营业收入连续增长,分别为27亿元、39.83亿元、42.8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2亿元、2.68亿元、2.85亿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截至9月11日,科创板盈利企业平均市盈率为101.32倍,以2019年归母净利润计算,则悦康药业的市值可能为288.76亿元。

  悦康药业在2017年12月引入新股东,这些股东包括此次保荐机构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中信证券投资,以及中信证券全资孙公司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两家企业。三者共计投资3亿元,获得悦康药业接近5%的股份。引入这批股东一年半后,悦康药业与中信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

  考虑稀释作用后,如果悦康药业的市值达到288.76亿元,仅中信证券投资持股部分也能增值5.71亿元。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悦康药业同期的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悦康药业2017年至2019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167.52万元、9810.13万元、1.26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02%、2.46%、2.94%。

  悦康药业在上会稿中列举了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它们分别是丽珠集团奥赛康润都股份昂利康海辰药业。这五家公司同期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8%、5.77%、5.93%,每年均比悦康药业高不少。

  对此,悦康药业于上会稿中表示,公司较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偏低,主要原因是各公司的成长阶段不同,因此研发机制、研发策略和研发阶段有所不同。另外,公司存在代理销售产品,扣除代理金额后公司的研发费用率为4.55%、3.71%和4.66%,略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冰火两重天的“兄弟两”

  从股权结构来看,悦康药业的实控人为于伟仕、马桂英、于飞及于鹏飞,其中于伟仕和马桂英为夫妻,于飞和于鹏飞为两人的孙子。这四人合计控制悦康药业54.87%的股份。

  实控人之一的于伟仕旗下不只悦康药业一家公司,不过,于伟仕旗下的其他企业亏损较多。

  比如,安徽恒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恒顺”)2019年亏损了1.22亿元,净资产只剩7755.12万元,负债率高达93.72%。

  某券商研发部的高管对IPO日报表示,一般来说,资产负债率超过70%,企业就可能面临债务偿还拥堵的风险。毛利水平要跟上,负债利息要能被完全覆盖,才能抵抗风险。

  从安徽恒顺的股权结构来看,于伟仕持股80%,于伟仕第三个儿子于峰持股10%,剩余10%的股份在于伟仕的女儿于素芹手中。

 ▲安徽恒顺信息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安徽恒顺信息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上会稿显示,安徽恒顺2017年至2019年大部分的产品销售给了悦康药业,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100%、100%及50.78%。

  根据悦康药业2019年向安徽恒顺采购金额为1307.04万元粗略估算,则安徽恒顺2019年营业收入约为2573.93万元,在此情况下,安徽恒顺亏损了1.22亿元。

内容声明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本站文章均为网上收集,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
  •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